男子网上发帖称为还债欲3万元卖亲生子(图)

发布日期:2019-08-26 06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月20日下午下午4时26分,深圳奥一论坛上出现一则以zenmebanya为网名发表的帖子:“有个孩子有偿送养给别人,5个月大很健康,孩子的妈妈要求3万元用来还债,谁帮她还债就把孩子送给谁。如有好心人想收养请联系”。帖子发出后很快引起深圳网民的广泛关注。3月8日深夜到昨日凌晨,本报记者与奥一网论坛网友、罗湖警方三方联动,几经辗转让这位欲卖送亲子的男子现身,并设法见到了他刚满5个月的儿子。最终,发帖男子打消了卖子念头。

  “我也是走投无路才有这念头,也不是真的狠心把他拿去卖了,如果是个好人家,送给对方养都可以。现在幸亏醒过来了,否则要后悔一辈子。”昨日凌晨2时,打工仔小张抱着已然酣睡的稚儿,几欲落泪。

  3月8日深夜到昨日凌晨,本报记者与奥一网论坛网友、罗湖警方三方联动,几经辗转让这位欲卖送亲子的打工仔小张现身,并设法见到了他刚满5个月的儿子。为保障他们的安全,最终,记者将小张移交警方处理。

  当日下午4时26分,深圳奥一论坛上出现一则以zenmebanya为网名发表的帖子:“有个孩子有偿送养给别人,5个月大很健康,孩子的妈妈要求3万元用来还债,谁帮她还债就把孩子送给谁。如有好心人想收养请联系”。

  帖子发出后很快引起深圳网民的广泛关注,多数奥一网友对发帖人行径表示愤慨与谴责,也有网友提出质疑:“究竟是不是他/她的亲生儿子?是不是孩子得了绝症?是不是人贩子?”为了消除不良影响,奥一网值班编辑于3月6日将此帖从论坛删除。

  故事并没有就此戛然而止。一位奥一资深网友少宇(化名)持续关注此帖,并试图看到这短短两行文字背后的秘密---是怎样的走投无路逼迫着他/她叫卖亲子;抑或是怎样的毒蝎心肠贩卖他人的骨肉血脉?有多年网龄的少宇仔细分析了zenmebanya留下的QQ邮箱后判定,邮箱前缀的一组数字极有可能是此人的QQ号码。少宇当即将zenmebanya添加为QQ好友,以“买主”身份与其深入交谈并拖延时间、思忖合理解决方案。

  3月8日晚上9时许,zenmebanya再次现身网络,并主动呼叫少宇,他透露:“小孩今晚在深圳如果还是无法转手,我将带着他坐火车北上,寻找其他城市的好人家,”这一次,zenmebanya还留下了自己的手机,并说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孩子的父亲,而并非帖中所说的“孩子妈妈”。少宇意识到,如果自己再不挺身而出,惨剧就将在异地上演,他拿起手边电线分。

  接到报料后,记者商定与少宇一起合作上演善意的“双簧戏”:已经取得zenmebanya充分信任的少宇继续充当“买主”,而记者则化装成买主的马仔。一切策划妥当后,记者拨通了zenmebanya的手机。对方是个年轻男人,有些胆怯甚至纤弱,在听到记者是少宇一直使用的身份---“张老板”的马仔时,他渐渐放松警惕,并说自己也姓张。记者表示要代表老板见一见他的孩子,小张婉言拒绝,提出要先与记者面谈。

  半个小时左右的交谈,记者获取了小张信任,他开始敞开心扉。六合宝典主页降低遭遇个股业绩“变脸”的风险;,从小张诉说中记者得知,他在老家河源还有两个双胞胎女儿,年仅5岁;老婆由于生活重压离他而去,目前他和5个月大的儿子暂时在黄贝岭舅舅家居住。“债已经欠了很久,我怕对方会对我家人不利。两个女儿5岁多,懂事了,所以卖不出去。”小张神色忧黯,一直低着头。

  随后,记者坚持要见一见孩子,小张疑惑良久,说,“孩子还在黄贝岭的舅舅家”,让记者与他分头坐车到黄贝岭沃尔玛门口会合。为防止小张“不翼而飞”,记者坚持要与小张同车前往。中国拍卖市场繁荣的背后,白小组中特图库,夜色下的深圳霓虹闪烁,映射到小张脸上,记者隐约看到这个男子汉的眼角一片潮湿。

  接近午夜12点,车停在了目的地。“在这里等一下,我上去抱小孩,”小张环视了一下四周,转身上楼。此时,记者与罗湖警方取得联系。

  15分钟后,小张怀抱一名男婴来到记者跟前:头发呈淡黄色的婴儿刚刚睡醒,两眼惺忪,是个十分漂亮乖巧的孩子。小张问记者是否满意,记者表示想当场拿钱带走小孩,小张依旧拒绝:“我要见你老板”。僵持之下,派出所民警赶至现场,并将一行人带到办案室。“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”小张紧紧抱住孩子:“我知道我不对,可我真的没法活下去了。”

  民警审问的关键是:男婴究竟是小张亲生还是他人之子。如果是迫于生活重压卖送亲子固然也属违法,但更多的则关乎伦理道德;而一旦证实男婴系他人之子,那么小张便属于利用网络贩卖人口。在警察面前,小张说这的确是其亲生儿子,但为非婚生子,“我愿意去验血,去验DNA.”

  一整夜的调查后,警方表示他们已初步认定了小张所言不假,并找到了其在黄贝岭居住的舅舅和母亲,办案警官告诉记者:“从反复调查的各种线索来看,基本证明孩子确实是他亲生。为了更加客观公正,下一步我们将到广州中山一医院去给他和孩子做DNA法医学鉴定。”

  昨天,民警苦口婆心地规劝小张,此时的小张在亲属长辈们面前早已羞愧难当、不断忏悔。他诚恳地表示:再难,也会坚强地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。随即一家人回家了。

  当晚,记者如约来到位于新洲路家乐福二楼的麦当劳内。十分钟后,一名身着黑色夹克、双手紧紧攥住手机的男子出现。记者上前确定他正是小张本人。

  小张:你们老板是个好人。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,欠了别人好多好多钱,反正这孩子是养不活了,我没有这个能力。

  小张:做生意。我做那种电动轮胎生意,货被一个台湾老板骗走了,钱却没有给我。